歡迎進入電競投注app!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S9英雄聯盟預測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律援助 >> S9英雄聯盟預測 >> 正文
法律援助
S9英雄聯盟預測
養老保險爭議一案
2019年10月18日 16:29  點擊:[]

張某養老保險爭議案

案例類型:婦女法六大權益勞動和社會保障權益

辦案單位及辦案人:青海法脈律師事務所 律師呂毅

案例基本情況:

申請人:張某,女,漢族,現住格爾木市中山路。

委托代理人:呂毅,男,青海法脈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權限:特別代理。

被申請人:格爾木聖青建安有限公司。

地址:青海省格爾木市昆侖南路4號。

法定代表人:劉某某,職務: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卾宗德,男,青海鹽湖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述所列雙方當事人因養老保險引發勞動爭議。2019年10月18日申請人向格爾木市勞動認識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書麵勞動仲裁申請:

1、依法繳納拖欠的養老金(2015年);

2、解除勞動關係。

孟某於2019年10月18日同格爾木聖青建安有限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將養老社保關係轉入了格爾木聖青建安有限公司。2019年10月18日至今未給孟某繳納養老金,後多次督促並找公司法人劉某某繳納養老金,但都遭到置之不理、推諉,始終不予繳納。2016年2月劉某某口頭通知孟某放假至2016年4月,直至2016年5月孟某尚未上班,因此孟某欲同該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由自己繳納養老金,但因該公司未給孟某繳納2015年養老金,故無法解除同該公司的勞動合同,也無法繳納養老金。特申請由勞動部門依法采取措施,督促該公司為孟某繳納2015年的養老金,同時解除與該公司的勞動合同關係。

辦案經過及結果:

2019年10月18日孟某向格爾木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書麵勞動仲裁申請。2019年10月18日孟某由於家庭困難向格爾木市法律援助中心提交書麵申請法律援助,格爾木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青海法脈律師事務所呂毅律師對其勞動爭議一案提供法律援助。

2019年10月18日格爾木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進行調解,申請人委托代理人呂毅,被申請人委托代理人卾宗德到庭參加仲裁活動。調解過程中呂毅律師擔任申請人孟某的仲裁代理人,通過庭審調查和辯論,對此案發表如下意見:

一、申請人要求繳納養老保險費的請求合法,應予支持。

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的勞動關係成立於2019年10月18日,勞動合同期限1年,至2019年10月18日止,有雙方的書麵勞動合同予以證實。按照社會保險的規定和合同第六條的約定,被申請人應當及時為申請人辦理社會保險登記、及時申報、及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但合同已期滿多時,根據格爾木市社保局的書麵證明證實,被申請人沒給申請人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等保險費用,違反社會保險法的規定和合同約定。依照社會保險法的規定,被申請人應當為申請人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依照勞動合同約定,被申請人應當為申請人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

二、依法解除勞動合同。

被申請人未依法及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用,依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之間的勞動合同應當依法解除。

三、被申請人依法還應當為申請人繳納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等社會保險費。

四、被申請人還應當支付申請人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金。

在格爾木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支持調解下,申請人與被申請人在平等、自願、協商一致的情況下達成如下協議:

一、被申請人格爾木聖青建安有限公司2019年10月18日前繳納申請人孟某2015年度養老保險費(每月578元×12個月=6936元),其個人部分由申請人自行承擔;

二、自2019年10月18日起申請人孟某與被申請人格爾木聖青建安有限公司勞動合同解除,其2016年1月起養老保險費由申請人孟某自行承擔,與被申請人無關;

三、雙方自收到仲裁調解書後申請人孟某到被申請人處辦理養老保險轉移手續,申請人放棄其他權利;

四、本協議生效後,雙方再無任何勞動糾紛。

爭議焦點:

目前,我國勞動法沒有明確規定社會保險的民事責任,從而導致勞動爭議仲裁機構或法院在解決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社會保險糾紛時處於一個兩難境地。對於社會保險法律關係的性質,理論上主要有行政契約說、公法之債說、行政處分說等觀點,各國或各地區的製度實踐主要有法定的自動發生主義、行政確認主義、通知主義、登記繳費主義等製度模式。我國當前實踐中采用登記繳費主義,將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社會保險爭議定性為勞動爭議,《社會保險法》或者將來製定的《養老保險條例》應當確立登記繳費主義,實行行政確認的專屬主義、回溯主義以及無法辦理登記時的損害賠償主義,並確立補交規則、墊付規則以及用人單位與職工之間社會保險糾紛的解決規則。

涉及相關法律條文、法律問題及法理分析:

按《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規定,用人單位和個人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國家建立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等社會保險製度,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工傷、失業、生育等情況下依法從國家和社會獲得物質幫助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用人單位和個人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有權查詢繳費記錄、個人權益記錄,要求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提供社會保險谘詢等相關服務。個人依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有權監督本單位為其繳費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第四章勞動和社會保障權益》中:婦女在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麵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權利。實行男女平等是國家的基本國策。國家采取必要措施,逐步完善保障婦女權益的各項製度,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的歧視。保障婦女的合法權益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各單位在錄用女職工時,應當依法與其簽訂勞動(聘用)合同或者服務協議,勞動(聘用)合同或者服務協議中不得規定限製女職工結婚、生育的內容。婦女在享受福利待遇方麵享有與男子平等的權利。任何單位不得因結婚、懷孕、產假、哺乳等情形,降低女職工的工資,辭退女職工,單方解除勞動(聘用)合同或者服務協議。但是,女職工要求終止勞動(聘用)合同或者服務協議的除外。國家發展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和醫療衛生事業,保障婦女享有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和衛生保健等權益。

婦女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有權要求有關部門依法處理,或者依法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訴。對有經濟困難需要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的婦女,當地法律援助機構或者人民法院應當給予幫助,依法為其提供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婦女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可以向婦女組織投訴,婦女組織應當維護被侵害婦女的合法權益,有權要求並協助有關部門或者單位查處。有關部門或者單位應當依法查處,並予以答複。婦女組織對於受害婦女進行訴訟需要幫助的,應當給予支持。

社會效果及影響:

養老保險是社會保險製度的核心,關係公民的切身利益和社會穩定。隨著我國社會保險製度不斷完善,公民權利意識不斷增強,養老保險繳費爭議事件層出不窮,社會矛盾愈加突出,並逐漸成為社會焦點問題。然而,對於養老保險繳費爭議發生後當事人如何尋求法律救濟,當前立法規定有著不小的衝突,理論和實務界也存在著不同的認識,由此直接造成養老保險繳費爭議法律救濟製度的缺失。“無救濟即無權利”,為了更好地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安全、穩定,明確養老保險繳費爭議的法律性質,科學地建構和完善法律救濟製度設置迫在眉睫。養老保險繳費爭議法律救濟製度的沿革和發展,闡明現行救濟製度的由來,指出現行法律救濟途徑多依賴於行政救濟,但行政爭議解決方式對於養老保險繳費爭議而言遠遠不夠,以及在實體、程序和執行問題上存在的諸多困境。養老保險繳費爭議法律救濟製度的理論爭鳴,闡明目前理論界和實務界的三大觀點以及傾向性意見。然後重點論證養老保險繳費爭議的法律性質,通過比較分析養老保險繳納製度和稅收征收製度,提出我國養老保險爭議繳費關係的獨特性觀點,從而論證其法律救濟途徑的特定性和需單獨設置法律救濟製度的必要性及法律意義所在。我國養老保險繳費爭議法律救濟製度完善的一些具體構想,包括在民事、行政救濟製度以及完善相關法律責任製度方麵提出了具體措施。

律師感言:

婦女是一個社會的半邊天,更是一個國家的女主人。勞動權益是生存的前提,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和義務。法律援助是一個社會安定團結的保障,更是一個國家法治健全的體現。婦女勞動權益的法律援助是圍繞特殊主題重要權益而產生的特殊製度,它重在保護弱勢群體最基本的權益。隨著婦女法治意識的增強,勞動關係的不平等使得婦女勞動權益的法律援助製度成為關注民生的熱點話題。

自新中國成立後,婦女從家庭逐步走向社會,大規模地參與到社會生產勞動中,婦女參與社會勞動的比率逐年增長,社會地位也不斷提升。但是由於傳統觀念和主客觀條件的影響,婦女就業中勞動權益屢屢受侵,已是一個普遍現象,而我國現行立法並不能對婦女勞動權益提供全麵的保護,也未能提供適當而統一便捷的救濟方法。勞動權益是一項憲法性權利,關係到女性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問題。因此,本文針對侵犯婦女勞動權益的曆史根源、社會現狀及其目前的立法存在的問題進行分析,從社會性別角度出發,重新審視婦女的勞動權益相關立法及其現實問題,並提出完善婦女勞動權益保障的立法構想和解決途徑,從而在製度和立法上對婦女勞動權益給予充分保障,尋求為婦女生存、發展提供平等的環境和條件。本案例對我國新時期婦女勞動權益的現狀及特點,婦女勞動權益受侵害的原因,我國立法在婦女維權方麵的局限性及缺陷進行探析,從而提出我國婦女維權法律製度的設計構想,逐步展開論述。首先,從研究角度上,注重從人權的層麵,憲法角度來看待和探討婦女維權的法律問題,論證其重要意義,及設立相關法律製度的構想。其次,改革訴訟製度。加強法律條文的可訴性,成立專門處理婦女權益爭議的機構,設立獨立的婦女權益保障爭議訴訟程序,使婦女權益受到侵犯時能夠進入普通訴訟程序。采取舉證責任轉移,原告隻需初步證明其勞動權益遭受侵害。通過審判製度的改革保證婦女勞動權益得到保護。第三,女性勞動權益受到的最普遍侵害即性別歧視,我國立法有必要將其法律化製度化,以更好地保護勞動者的平等就業權。

上一條:民間借貸糾紛激增,管好你的錢袋子
下一條:海西法援為農民工討薪

關閉